第四十八章 木鹿和旺财  请君入劫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『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
轻云三人安静了,一边喝着自己的小酒一边看着那边的神仙。
  后来几人中以一个小眼弓背的为首,正是那个自称旺财真人的吴家野人。这人身量不算矮,但是总是低着头,看上去一副半死不活快要断气的模样。蒜头鼻子鲶鱼大嘴,满脸凹凸不平就像一块老树皮。他背上背着一把宝剑,说话时慢慢腾腾,那双三角眼东撒西看鬼鬼祟祟的样子很随木鹿。
  两伙人聚首之后进了一个雅间,放下帘子,轻云等人便看不清里面的情况了,只好在外面等着。
  “小兄弟贵姓啊?”,书生问轻云。
  “柳轻云”,轻云道。
  “哦,不知修行在哪座仙山洞府?”,书生接着问道。
  “呵呵”,轻云一笑,“随便跟师父学了点小法术,算不上修行。洞府嘛就不说了,免得给师父丢脸”。
  “呵呵“,书生和算卦的相视一笑。
  “不知你们两位贵姓?”,轻云问。
  “我姓贺,贺连书”,书生道。
  “免贵姓何,江湖上都称我何止仙”,算卦的捋一捋白胡子道,“其实就是算算卦,骗两个钱花花混口饭吃”。
  “幸会幸会”,三个人报完家门相互拱手见礼,每人脸上都乐的像朵花一样。
  “老骗子,大骗子”,轻云心道,他已经看出两人都是修行之人,书生装扮和算命先生不过是身份掩饰罢了,“一会儿耍耍你们两个,看你们还装!“。
  “老偏子,小骗子!”,书生心中冷笑,“一会儿我试试你的法术,一试便知你是哪个山上的”。
  “大骗子,小骗子。一会儿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姜是老的辣”,何止仙看看货郎又看看轻云,心中升起一股英雄迟暮的悲凉,“江山代有才人出啊!”,他押口酒自言自语道。
  “请请请”,三人一起举杯。
  ……
  过不多久,那间雅间的帘子被人掀开,旺财真人带着黄山派的同门一起走了出来,蹬蹬蹬他们奔下楼梯,在掌柜和小二的恭维声中走出店去。轻云扒着窗口往下看,就见几人出了店门快速走到街口,然后又转身沿着大街朝南城走去。他们刚走木鹿就带着人赶了出来,紧随其后不远也向南城奔去。
  “走,我们也跟过去!”,轻云回过头来对书生和何止仙道,却惊讶的发现这两个家伙已经跑的无影无踪了。
  “骗子!”,他忍不住骂了一句,然后抱起大猫跑到楼下柜台前,“掌柜的,结账”。老掌柜拿过算盘,慢条斯理的道,“您的这一桌是一两二钱银子,那两位的是三钱,还有临走前两壶酒...”。轻云听了个糊涂,一把按住他的算盘道,“等等,你说什么那两位?是哪两位?”。
  “就是坐在您旁边的那两个啊,一个算卦的一个书生。他们说是你本家的长辈,今天的饭由你请了”。
  “呸!谁家长辈?他说他们是你家祖宗你也信?!”,轻云怒道。掌柜的一听也火了,指着他道“你这娃子怎么说话?是他们说的又不是我说的。”。
  “他们说你就信?我说他们是我儿子孙子你信吗?”,轻云比他还火。
  “当然信了”,掌柜的嘿嘿一笑,“你儿子跟你孙子吃了饭你来付账,这是天经地义的事啊”。
  “哈哈哈”,周边的人大笑起来。轻云气的无语了,过了一会儿才道,“好好好,我付,我付。我儿孙无德,我这个当长辈的理应替他们擦屁股”,他人不大口气却老气横秋,结果又引得周边人一阵大笑。
  掌柜的一阵奸笑继续拨打算盘,“外加两坛老酒一共三两二钱“。
  “哪来的两坛老酒?”,轻云问道,他没记得自己要过整坛的酒,那俩骗子好像也没有要。
  “您儿子和他儿子出门时候每人提了一坛本店最好的杏花村,所以加起来一共是三两二钱,我给您去掉二钱银子,您给三两就行了”,掌柜的嘿嘿一乐把手伸到轻云面前。
  “他娘的死骗子”,轻云忍不住大骂,结果又引来一阵哄笑。
  “是骗子是儿子那是你们的事,反正今天的酒钱您必须给。不然休想走出这太白楼”,一个伙计走过来道。
  “好,好,好。我给你们”。
  轻云说着从百宝囊中掏出一个破包袱,然后伸手进包袱里掏出一块很大很大的金砖,‘咣当’一声狠狠的砸在老榆木的柜台上。
  “哗~”,酒楼大堂里一阵大乱。掌柜的噗通一声坐在了地上,他做梦都没见过这么大的金子。这比一般盖房子用的砖头还要大上一圈,是名副其实的金砖。不止是他,就是那些喝酒的客人也都呆住了,一个个跟呆头鹅一样看着那块黄金大砖头,目瞪口呆。
  轻云一阵冷笑,走上前一把拉起掌柜的,“快点收钱,我还要赶路!”。
  掌柜的已经傻了,这块金砖值多少钱他不清楚,但是买他这个楼应该问题不大。
  轻云得意洋洋的看着他,“快点!”,他拿起金砖又一次重重的拍在柜台上。
  “喵呜~”,大猫不乐意了,这是它的钱,这小子白吃白喝不算还拿来砸人,这让它很不爽。
  掌柜的从惊吓里缓过神来,哆哆嗦嗦的把金砖推到轻云面前,陪着笑脸道“小兄弟,我们店小没有多少流水。我就是把楼给你也不止你这金砖的钱。您要不再看看,尽量给我们些散碎银子。这金子嘛”,掌柜的一脸为难之色,“实话实说,我们真的吃不起”。
  “没有了”,轻云说的很干脆意思也很明了,那就是要么收下金砖,要么让他白吃白喝一顿走人。
  “快点,我时间很急,等不起的。”,他催促道。掌柜的和伙计面面相觑一时间束手无策。店内看热闹的也安静下来了,大气也不敢出静等着看两人如何解决。
  “要不这样吧”,轻云想了个办法,“金子你拿去,这楼卖给我如何?”。
  掌柜的一听连忙摆手道,“不行,不行。这楼也不是我的,这是我们东家的,我也是人家顾来看店的,哪有这个权利啊”。
  “好啊,既然这样,那你想办法吧”,轻云道,他扫视大堂,看到堆在角落里的一坛坛老酒,突然想起一个报复书生和何止仙的计划,他喊过伙计问道,“你们这里最好酒是什么酒?”。
  “杏花村”,小伙计忙道。
  “给我把这个瓶子装满”,轻云把一个小玉瓶递给他,这个玉瓶是他从武义楼船里搜出来的,看上去小,但实际上能装一潭的水。
  伙计答应一声,小心翼翼的接过玉瓶,又招呼两个同伴过来,三人一起跑到放酒的地方装酒去了。轻云见他们对自己的玉瓶豪不惊讶,自己反而好奇起来。不过很快他明白了,这里肯定是有修行的人来打过酒,并且用的一样的玉瓶,所以见多不怪了。
  掌柜的站在柜台后面,脸色一会儿红一会儿白,他不知道这位爷做什么。刚才他并没有注意到轻云是修行之人,虽然见他身边有只赤色大猫,但并没有把他联系到修行之人身上,只是觉得这家伙一顿饭敢吃一两银子身上肯定有钱,却没有想到这么有钱。
  过不多时伙计双手攥着玉瓶回来了,递给轻云道,“客官您要的杏花村,一个五十三坛,都给您装这瓶里了”。轻云接过瓶子,晃了晃然后又打开瓶盖闻了闻,果然香气扑鼻,简直就要醉了。
  “再给我拿两坛好酒过来”,他把玉瓶放进百宝囊道。伙计又提来两坛汾酒,轻云一并放进百宝囊,然后对着掌柜的呲牙一笑,“多钱,快点结账”。
  掌柜的傻愣愣的站在那里,额头上汗珠子滴滴答答的往下淌。刚才的饭钱他或许还可以大方点不要了,但是现在加上这么的酒钱,若是不要估的话计东家会打死他。
  “我时间很紧的,要么收下这个金子要么把楼卖给我”,轻云催促掌柜的,“我没时间给你耽搁,如果你不收我就走了”。轻云说着伸手拿起自己的金砖。
  掌柜就怕轻云走掉,他颤颤巍巍绕过柜台,走到轻云面前噗通一声跪了下去,“公子息怒,都怪我这个老糊涂看走了眼,被那两个骗子给骗了。公子您大人大量不要跟我这老糊涂一般见识。您若是走了,我就是倾家荡产也还不上啊”,说着磕头不止,旁边的伙计也跪下来求情。
  其他吃饭的客人有的也替他们求情道,“小仙长你就放过他们吧,你是仙人何必跟他这样的糊涂虫一般见识呢”。
  轻云一见心也有点软了,抽出广寒剑,咔嚓一声从金砖是切下一块扔给掌柜的道,“找我银子”。
  “还是太多了,我们吃不下”,掌柜的道。
  “那这块呢?”,轻云把那块金子切成三分扔给掌柜的一份道。
  “我看看”,掌柜的捧起金子跑进柜台里面,哗啦一声把钱箱里面的银子和铜钱全都倒了出来。“我们就这点散碎钱了,还是不够找您的”。
  “还差多少?写个欠条给我”,轻云道。掌柜的没办法,只得写了一张欠条给他,上写某年某月某日太白楼欠柳轻云银子多少。轻云拿过欠条看了看,然后一招手把桌子上的银钱全部收进破包袱里,“算了,我吃点亏就吃点亏吧。记住,下次不要再狗眼看人低了。”
  “是是是”,掌柜的忙道,跟送瘟神一样把他送出门口。
  轻云刚出店,大堂角落里一个小个子就从座位上站起来,他对旁边一女子道,“公主,我出去逛逛就回“,那女子伸手将他拦住道,“还是不要去了。那金子另有其主,你我惹不起”。那小个子吃了一惊道,“怎么?难道还有公主您忌惮的人?”。
  那女子摇摇头没有回答他,过了一会儿她突然问身旁之人道,“你们可有听到琴声?”。
  “没有”,身旁人一起回答道。
  “奇怪,为什么那人出现之时我好像听到了琴声”,女子喃喃自语道。
  ……
  出了南城门找人打听好方向,轻云加快脚步追了下去。半个时辰后人烟渐渐稀少,村落都甩在了身后远方。再往前走不远看看四周无人,轻云架起风朝前方飞去。不多时就见到前面一片小树林,树林上面剑光闪烁,各种法宝兵器你来我往,叮叮当当打的不亦乐乎。林子周围则围了不少的人,有修行的也有普通的庄稼人,还有过路的神仙。
  “快看,这里还有架风的呢”,突然,轻云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嘲笑声,他回头一看,就见后面飞来几个修行之人,正在指点着他笑呢。
  “恁娘!”,轻云小声骂了一句然后继续超前飞去。
  “小子站住!”,后面几人追了上来,一人拦住轻云道,“你刚才说什么?”。
  “说什么管你屁事!有事说事没事滚蛋,别惹噎不高兴,小心灭了你”,轻云气哄哄的道,之所以生气是因为他看见了不远处的两个骗子,书生贺连书和算卦的何止仙。
  “好小子,你胆子倒是不小啊!“,那人气极反乐,“敢惹我天堂寨,今天就让我教训教训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!”。
  “好啊,来啊!”,轻云毫不示弱。
  正在这时,与其同来的一人开口道,“南宫师弟,算了。何必跟一个驾风的人一般见识。传出去丢我们天堂寨的脸。走吧,吴师弟还等着我们给他送法宝呢”。
  “就是,不要误了大事。回头闲了再来收拾他”,有人圈道。
  那个叫南宫的人听了两人的话狠狠的瞪了轻云一眼,然后拿手点指着轻云道,“小子等着,早晚看我收拾你!”,说完跟刚才那几人一起向前飞去。
  “哼”,轻云心中也很不爽,“今晚必须去把那本人剑合一的法术秘籍偷来”。他暗下决心,然后继续向前飞去。等到快到地点的时候他落下地来,走到何止仙两个骗子身后,抬手一拍他们的肩膀,两个家伙竟然像鬼魅一般闪到他身后去了。
  “我不认识你”,书生认真的道。轻云一听就火了,“什么?你说你不认识我?他娘的你们的饭钱还是老子我付的呢”。
  何止仙凑过来小声道,“你小声点,你驾风过来,一路上风烟滚滚,你不闲丢人我们还闲丢人呢”。身旁几个看热闹的一听也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  书生道,“先看热闹,有话一会儿再说”。说完就与何止仙一起目不转睛的盯着战场不再理会轻云。
  “什么意思?白吃白喝我的就当没发生过?”,轻云自言自语。两人就像没听到一样,该干嘛干嘛。
  “好吧!有账一会儿算!”,轻云一路之上攒好的怒火被这两个家伙用不认账这种方式给灭掉了。
  “人不要脸天下无敌”,他说道。
  “嘘,打到关键时候了”,旁边一人不耐烦的道。轻云无奈的长长嘘了一口气,然后看向战场。
  战场分成了两方,东边是黄山派的,以旺财真人凌丰为首,西边是太乙山的,以木鹿为首。刚刚在路上起冲突的那几人也加入了战斗,帮助旺财真人。
  此时的战斗已经进入关键时刻,双方势均力敌,全都拿出来自己的最强本事。每个人都神情凝重不敢大意,一旦精神松懈可能就性命不保。轻云在旁边看着也是觉得眼花缭乱,各种法宝满天乱飞,好似正在天上编织一只五色的大网。
  双方又战了片刻,突然太乙山人后撤,收回各自的宝剑围成一圈盘膝而坐。那个木鹿居于中央,手中宝剑高举。太乙山人一起口诵法诀,霎时间天象巨变,一股旋风从他们身下盘旋而上,无数元气从四面八方汇聚而至,不多时凝聚在一起形成一个山的形状。
  “什么山?”,轻云看着天空上那座山的样子,越看越像他们家乡的泰山。
  “太乙山!”,旁边的何止仙道,“太乙山的五行法师根据天地五行创建的一套法术”。
  那座虚幻的太乙山迅速变的高大起来,悬在空中有一种大山压顶的气势。
  “太乙山?!”,黄山派那边旺财真人道,“哼,祭灵蝶!”,他话刚落地,那个曾和轻云冲突的人立即冲上前,双手捧着一个红色的木盒,口中念动咒语,“啪”的一声,朱红盒盖打开,一只蝴蝶从里面翩翩飞出。
  “一只蝴蝶?”,轻云道,出乎他的意料,他还以为飞出来的是个飞剑或其他什么法宝呢。
  突然,他感觉怀里的大猫动了一下。低头一看,果然,这个东西满眼的贼光,盯着蝴蝶一眨不眨。
  “这里人多不易动手,不然我们就成过街老鼠了。”,轻云轻轻的对大猫道。大猫一听极不开心,它不明白什么叫人多不易动手,因此转过脸来瞪着轻云,“稍安勿躁!”,轻云忙拍拍他,然后问旁边的何止仙,“这蝴蝶什么来历?”。然而这何止仙像个木头人一样一动也不动,一双眼睛紧紧的盯在蝴蝶身上,对他的话就像没听到一样。轻云又转回头想问书生贺连书,结果发现这家伙一脸呆像,视线落在蝴蝶身上根本移不开。还大张着嘴巴,嘴里的哈喇子都流出来了。
  “轰!”,蝴蝶轻轻煽动翅膀,轻云感觉大地都在颤动。天上那座大山也忍不住摇晃了起来。
  “你这朋友打算抢劫这只蝴蝶”,轻云身后一个农家打扮的胖汉对他说到,这人又黑又壮,很像是耕田的大黑牛,此刻正斜着眼睛咧着嘴一脸不爽的看着何止仙。
  “朋友?我跟他们不认识。”,轻云连忙和这两个家伙划清界限,“这俩家伙是骗子,骗了我的酒钱饭钱。我是来找他们算账的”。
  “呵呵”,那人听了他的话也不说信或不信,只是点头笑了笑。
  “这蝴蝶什么来历?”,轻云问。
  “这是黄山派在蝴蝶谷中用了几百年的时间才养成的幻灵蝶。据说一旦与其融合就能随时随地的以身化蝶,施展出蝴蝶的先天法术”,那个人道。
  “一只蝴蝶而已,能有什么法术?”,轻云不屑的道,“我在家的时候光捏死的就不知有多少了”。
  那人一听有些不高兴了,沉着脸道,“你懂什么?这是我们蝴蝶谷养成的蝴蝶,可不是你家河边上花丛里的那种小虫子”。
  “有什么区别吗?”,轻云问,他满脸不服气的样子,但是内心却是激动不已,此刻他想起一件让他愁苦不已的事情。
  “当然有区别”,那人见轻云不服气有些生气了,愤愤的道,“你们那蝴蝶没有灵性,不能与人身合一。而一旦我们这只蝴蝶与我们老祖人身相合,我们老祖就能创造出更多的法术,我黄山派威震天下就指日可待了”。
  “说来说去还不是和太乙山,紫阳山的虎爪手一样的东西”。
  “那可不一定,我们老祖说了,我们这蝴蝶比他们那什么虎啊,龙啊厉害多了”,黑牛胖汉撇着嘴一脸骄傲。
  “你是黄山派的?”,轻云问。
  “你怎么知道?”,胖汉大吃一惊。
  “猜的”,轻云一笑便不再理他。回过头来继续看向战场。他虽然表面上平静但是内心的激动却是掩饰不住的。看着那只蝴蝶,自己的小心肝砰砰跳个不停。大猫似乎感觉到了什么,抬头看了一眼轻云,两个家伙目光撞在一起,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一缕贼光。
  “我们不能明抢,否则的话你是不怕的,但是我在仙界就难有立锥之地了。”,轻云传音给大猫。大猫点点头表示理解,并且他也想体会一下偷了东西被人追的东躲xc的感觉。
  正在这时,突然间人群中飞起几道人影闪电般扑向那只蝴蝶。“好大胆子!”,随着一声大喝,数道人影一起冲而起,拉出明亮亮的刀剑朝着那几人后背就劈。同时人群中有一人后发先至,手捧红木盒子把幻灵蝶重新装了进去。
  “拜见老祖!”,黄山派人一见此人大喜,一起跪下叩头。
  “呵呵,起来吧”,那人道。来人正是黄山长老九经法子。
  “何止仙,穆人子,常飞羊,公孙芝,尉迟佳,贺连书,南飞雁”,九经法子看着最先飞上天扑向蝴蝶的几人,挨个叫出了他们的名字,然后又看看地上的剩下的人群,当目光扫过轻云时在他身上短暂的停留了一下。“还有你们这些人,是不是都是奔着我们的幻灵蝶来的?既然来了何不出手”。
  “我不认识你。我只是来讨债的,何止仙和贺连书这两个老骗子大骗子骗了我的酒钱饭钱,一共是十两银子。赶紧还我”,轻易道,说完手指着这两个家伙骂不停。
  “哈哈,小家伙。你不是跟九经法子是老乡吗?怎么这会儿又说不认了呢”,何止仙大笑道。
  “哈哈”,贺连书也跟着笑道,“他是老骗子,你就是小骗子。反正我们三个都是骗子,小骗子见我这大骗子还不过来磕头下跪”。
  “磕你娘的头”,轻云大骂,实在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。
  “算了,这顿酒就当小辈见长辈的见面礼了。以后有用得着我老人家的地方去南疆花海找我”,贺连书说完对九经法子一拱手道,“姜是老的辣,前辈把幻灵蝶藏好,总有一天我贺连书会去蝴蝶谷里走上一遭,不但要偷这幻灵蝶还要把你们的蝴蝶仙子一起偷走。告辞告辞。哈哈哈”,这个书生说完扬手祭出一把折扇,一溜烟跑了。
  “小兄弟,我见你印堂之间金光灿烂,脸上五彩飞扬,近日必有喜事。若是你盗走这幻灵蝶可别忘了我老头子的引路之功啊。哈哈哈哈,告辞告辞”,那何止仙朝着轻云和九经法子众人一拱手也跑掉了。其他人一见纷纷乐呵呵的说着告辞也走了。不大会儿现场只剩下太乙山弟子和黄山派弟子,还有杏花谷的柳轻云。
  “长老,干嘛放他们走?”,那个壮如牛的家伙问道。
  “这些人没有一个简单的,如果让他们联合起来,我们绝没胜算。丢了性命不说还要赔上这只好容易培养起来的幻灵蝶。何况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呢”,九经法子道。然后对着树林深处道,“老伙计你还不出来打算藏到什么时候啊?多年不见了不如你我去痛饮一杯如何?”。
  “好好好,何止喝一杯。这次是不醉不归”,话音未落,树林中走出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,他的背驼的很厉害,双手背在身后,低着头弯着腰慢慢的一步一步的往前挪,在他的背后还背着一根拐棍。他一出现立即引来一阵哂笑。
  “你们都不认识他是谁吗?”,九经老祖突然转头看向太乙山人。太乙山人全都一怔,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。
  “还不赶紧拜见你们太乙山一背驼天的神龟老者”,九经法子道。
  太乙山众人一听吃了一惊,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老头。
  “算了算了,几百年没出莲花洞了,不要说这些孩子们不认识我,就是三元一仙那些小家伙估计也都忘了我了吧”,老头挥挥手道。
  他说这话时轻描淡写,真的像哪个农家的老者,可是就有那么一刹那,所有人都觉得天地之间突然出现一指大乌龟,它脚踏着大地,背驮着青天,它的身躯塞满了整个天地,人们好像到你了开天辟地时的传说时代。然而这种感觉也只有那么一瞬间而已,谁都觉察到了,但是仔细再看却什么都没有发生过,还是在终南山下,还是在一块小战场上。
  “妖怪?!”,轻云心道。
  “拜见神龟”,太乙山人呼啦一声全都到地上叩头。
  “起来起来吧”,神龟老者笑道,然后转身对九经法子道,“听说有几个小家伙打架闹事,他们的师祖很担心,但是人在闭关不能跟来,所以传音给我,托我照顾一下。我原本想躲在树林后面看看就行了,能不露面就不出现,没想到还是让你发现了”。
  九经法子落下地来,走到神龟面前一把拉住他的手道,“时间过得可真快啊,眨眼千年了。今日相见实是有缘,不如我们一起去喝一杯,此次一别下次相见不知何日了”。
  “好好好”,神龟笑道,“小辈的事情让他们自己解决如何?”。
  九经法子一听感觉有些不好意思,忙道,“这灵蝶乃是黄山蝴蝶仙子养成的,一直养在蝴蝶谷中,下月初十就要灵智全开与其融合一身。因此拖我带出来游历一番,我路过长安时听闻这里有两个家伙要打架,然后就突发奇想打算试试灵蝶的法力。你放心,以我的身份怎么可能会与他们一般见识呢”。九经说完抚着神龟的驼背哈哈笑了起来。
  神龟一笑对所有人道,“都散了吧,今天我们老友重逢不准你们动刀动枪的”。
  “是!”,太乙山和黄山两边的人一起躬答应道。
  “下月初十,黄山蝴蝶谷”,轻云心中道。
  九经法子和神驼对各自的弟子吩咐几句后转身进入林里。太乙山和黄山的人也相互翻着白眼回家去了。
  “你知道太乙山的藏宝洞在哪里吗?”,轻云问大猫,大猫摇摇头。
  “那好,我们抓个太乙山弟子问问去”,他抱着大猫一路烟尘朝着终南山深处跑去。
  

ps:书友们,我是梧桐斋主人,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,支持小说下载、听书、零广告、多种阅读模式。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:dazhuzaiyuedu(长按三秒复制)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!
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

搜索

站内
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