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八章 木鹿和旺财  请君入劫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发声: 语速:

『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
轻云三人安静了,一边喝着自己的小酒一边看着那边的神仙。
  后来几人中以一个小眼弓背的为首,正是那个自称旺财真人的吴家野人。这人身量不算矮,但是总是低着头,看上去一副半死不活快要断气的模样。蒜头鼻子鲶鱼大嘴,满脸凹凸不平就像一块老树皮。他背上背着一把宝剑,说话时慢慢腾腾,那双三角眼东撒西看鬼鬼祟祟的样子很随木鹿。
  两伙人聚首之后进了一个雅间,放下帘子,轻云等人便看不清里面的情况了,只好在外面等着。
  “小兄弟贵姓啊?”,书生问轻云。
  “柳轻云”,轻云道。
  “哦,不知修行在哪座仙山洞府?”,书生接着问道。
  “呵呵”,轻云一笑,“随便跟师父学了点小法术,算不上修行。洞府嘛就不说了,免得给师父丢脸”。
  “呵呵“,书生和算卦的相视一笑。
  “不知你们两位贵姓?”,轻云问。
  “我姓贺,贺连书”,书生道。
  “免贵姓何,江湖上都称我何止仙”,算卦的捋一捋白胡子道,“其实就是算算卦,骗两个钱花花混口饭吃”。
  “幸会幸会”,三个人报完家门相互拱手见礼,每人脸上都乐的像朵花一样。
  “老骗子,大骗子”,轻云心道,他已经看出两人都是修行之人,书生装扮和算命先生不过是身份掩饰罢了,“一会儿耍耍你们两个,看你们还装!“。
  “老偏子,小骗子!”,书生心中冷笑,“一会儿我试试你的法术,一试便知你是哪个山上的”。
  “大骗子,小骗子。一会儿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姜是老的辣”,何止仙看看货郎又看看轻云,心中升起一股英雄迟暮的悲凉,“江山代有才人出啊!”,他押口酒自言自语道。
  “请请请”,三人一起举杯。
  ……
  过不多久,那间雅间的帘子被人掀开,旺财真人带着黄山派的同门一起走了出来,蹬蹬蹬他们奔下楼梯,在掌柜和小二的恭维声中走出店去。轻云扒着窗口往下看,就见几人出了店门快速走到街口,然后又转身沿着大街朝南城走去。他们刚走木鹿就带着人赶了出来,紧随其后不远也向南城奔去。
  “走,我们也跟过去!”,轻云回过头来对书生和何止仙道,却惊讶的发现这两个家伙已经跑的无影无踪了。
  “骗子!”,他忍不住骂了一句,然后抱起大猫跑到楼下柜台前,“掌柜的,结账”。老掌柜拿过算盘,慢条斯理的道,“您的这一桌是一两二钱银子,那两位的是三钱,还有临走前两壶酒...”。轻云听了个糊涂,一把按住他的算盘道,“等等,你说什么那两位?是哪两位?”。
  “就是坐在您旁边的那两个啊,一个算卦的一个书生。他们说是你本家的长辈,今天的饭由你请了”。
  “呸!谁家长辈?他说他们是你家祖宗你也信?!”,轻云怒道。掌柜的一听也火了,指着他道“你这娃子怎么说话?是他们说的又不是我说的。”。
  “他们说你就信?我说他们是我儿子孙子你信吗?”,轻云比他还火。
  “当然信了”,掌柜的嘿嘿一笑,“你儿子跟你孙子吃了饭你来付账,这是天经地义的事啊”。
  “哈哈哈”,周边的人大笑起来。轻云气的无语了,过了一会儿才道,“好好好,我付,我付。我儿孙无德,我这个当长辈的理应替他们擦屁股”,他人不大口气却老气横秋,结果又引得周边人一阵大笑。
  掌柜的一阵奸笑继续拨打算盘,“外加两坛老酒一共三两二钱“。
  “哪来的两坛老酒?”,轻云问道,他没记得自己要过整坛的酒,那俩骗子好像也没有要。
  “您儿子和他儿子出门时候每人提了一坛本店最好的杏花村,所以加起来一共是三两二钱,我给您去掉二钱银子,您给三两就行了”,掌柜的嘿嘿一乐把手伸到轻云面前。
  “他娘的死骗子”,轻云忍不住大骂,结果又引来一阵哄笑。
  “是骗子是儿子那是你们的事,反正今天的酒钱您必须给。不然休想走出这太白楼”,一个伙计走过来道。
  “好,好,好。我给你们”。
  轻云说着从百宝囊中掏出一个破包袱,然后伸手进包袱里掏出一块很大很大的金砖,‘咣当’一声狠狠的砸在老榆木的柜台上。
  “哗~”,酒楼大堂里一阵大乱。掌柜的噗通一声坐在了地上,他做梦都没见过这么大的金子。这比一般盖房子用的砖头还要大上一圈,是名副其实的金砖。不止是他,就是那些喝酒的客人也都呆住了,一个个跟呆头鹅一样看着那块黄金大砖头,目瞪口呆。
  轻云一阵冷笑,走上前一把拉起掌柜的,“快点收钱,我还要赶路!”。
  掌柜的已经傻了,这块金砖值多少钱他不清楚,但是买他这个楼应该问题不大。
  轻云得意洋洋的看着他,“快点!”,他拿起金砖又一次重重的拍在柜台上。
  “喵呜~”,大猫不乐意了,这是它的钱,这小子白吃白喝不算还拿来砸人,这让它很不爽。
  掌柜的从惊吓里缓过神来,哆哆嗦嗦的把金砖推到轻云面前,陪着笑脸道“小兄弟,我们店小没有多少流水。我就是把楼给你也不止你这金砖的钱。您要不再看看,尽量给我们些散碎银子。这金子嘛”,掌柜的一脸为难之色,“实话实说,我们真的吃不起”。
  “没有了”,轻云说的很干脆意思也很明了,那就是要么收下金砖,要么让他白吃白喝一顿走人。
  “快点,我时间很急,等不起的。”,他催促道。掌柜的和伙计面面相觑一时间束手无策。店内看热闹的也安静下来了,大气也不敢出静等着看两人如何解决。
  “要不这样吧”,轻云想了个办法,“金子你拿去,这楼卖给我如何?”。
  掌柜的一听连忙摆手道,“不行,不行。这楼也不是我的,这是我们东家的,我也是人家顾来看店的,哪有这个权利啊”。
  “好啊,既然这样,那你想办法吧”,轻云道,他扫视大堂,看到堆在角落里的一坛坛老酒,突然想起一个报复书生和何止仙的计划,他喊过伙计问道,“你们这里最好酒是什么酒?”。
  “杏花村”,小伙计忙道。
  “给我把这个瓶子装满”,轻云把一个小玉瓶递给他,这个玉瓶是他从武义楼船里搜出来的,看上去小,但实际上能装一潭的水。
  伙计答应一声,小心翼翼的接过玉瓶,又招呼两个同伴过来,三人一起跑到放酒的地方装酒去了。轻云见他们对自己的玉瓶豪不惊讶,自己反而好奇起来。不过很快他明白了,这里肯定是有修行的人来打过酒,并且用的一样的玉瓶,所以见多不怪了。
  掌柜的站在柜台后面,脸色一会儿红一会儿白,他不知道这位爷做什么。刚才他并没有注意到轻云是修行之人,虽然见他身边有只赤色大猫,但并没有把他联系到修行之人身上,只是觉得这家伙一顿饭敢吃一两银子身上肯定有钱,却没有想到这么有钱。
  过不多时伙计双手攥着玉瓶回来了,递给轻云道,“客官您要的杏花村,一个五十三坛,都给您装这瓶里了”。轻云接过瓶子,晃了晃然后又打开瓶盖闻了闻,果然香气扑鼻,简直就要醉了。
  “再给我拿两坛好酒过来”,他把玉瓶放进百宝囊道。伙计又提来两坛汾酒,轻云一并放进百宝囊,然后对着掌柜的呲牙一笑,“多钱,快点结账”。
  掌柜的傻愣愣的站在那里,额头上汗珠子滴滴答答的往下淌。刚才的饭钱他或许还可以大方点不要了,但是现在加上这么的酒钱,若是不要估的话计东家会打死他。
  “我时间很紧的,要么收下这个金子要么把楼卖给我”,轻云催促掌柜的,“我没时间给你耽搁,如果你不收我就走了”。轻云说着伸手拿起自己的金砖。
  掌柜就怕轻云走掉,他颤颤巍巍绕过柜台,走到轻云面前噗通一声跪了下去,“公子息怒,都怪我这个老糊涂看走了眼,被那两个骗子给骗了。公子您大人大量不要跟我这老糊涂一般见识。您若是走了,我就是倾家荡产也还不上啊”,说着磕头不止,旁边的伙计也跪下来求情。
  其他吃饭的客人有的也替他们求情道,“小仙长你就放过他们吧,你是仙人何必跟他这样的糊涂虫一般见识呢”。
  轻云一见心也有点软了,抽出广寒剑,咔嚓一声从金砖是切下一块扔给掌柜的道,“找我银子”。
  “还是太多了,我们吃不下”,掌柜的道。
  “那这块呢?”,轻云把那块金子切成三分扔给掌柜的一份道。
  “我看看”,掌柜的捧起金子跑进柜台里面,哗啦一声把钱箱里面的银子和铜钱全都倒了出来。“我们就这点散碎钱了,还是不够找您的”。
  “还差多少?写个欠条给我”,轻云道。掌柜的没办法,只得写了一张欠条给他,上写某年某月某日太白楼欠柳轻云银子多少。轻云拿过欠条看了看,然后一招手把桌子上的银钱全部收进破包袱里,“算了,我吃点亏就吃点亏吧。记住,下次不要再狗眼看人低了。”
  “是是是”,掌柜的忙道,跟送瘟神一样把他送出门口。
  轻云刚出店,大堂角落里一个小个子就从座位上站起来,他对旁边一女子道,“公主,我出去逛逛就回“,那女子伸手将他拦住道,“还是不要去了。那金子另有其主,你我惹不起”。那小个子吃了一惊道,“怎么?难道还有公主您忌惮的人?”。
  那女子摇摇头没有回答他,过了一会儿她突然问身旁之人道,“你们可有听到琴声?”。
  “没有”,身旁人一起回答道。
  “奇怪,为什么那人出现之时我好像听到了琴声”,女子喃喃自语道。
  ……
  出了南城门找人打听好方向,轻云加快脚步追了下去。半个时辰后人烟渐渐稀少,村落都甩在了身后远方。再往前走不远看看四周无人,轻云架起风朝前方飞去。不多时就见到前面一片小树林,树林上面剑光闪烁,各种法宝兵器你来我往,叮叮当当打的不亦乐乎。林子周围则围了不少的人,有修行的也有普通的庄稼人,还有过路的神仙。
  “快看,这里还有架风的呢”,突然,轻云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嘲笑声,他回头一看,就见后面飞来几个修行之人,正在指点着他笑呢。
  “恁娘!”,轻云小声骂了一句然后继续超前飞去。
  “小子站住!”,后面几人追了上来,一人拦住轻云道,“你刚才说什么?”。
  “说什么管你屁事!有事说事没事滚蛋,别惹噎不高兴,小心灭了你”,轻云气哄哄的道,之所以生气是因为他看见了不远处的两个骗子,书生贺连书和算卦的何止仙。
  “好小子,你胆子倒是不小啊!“,那人气极反乐,“敢惹我天堂寨,今天就让我教训教训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!”。
  “好啊,来啊!”,轻云毫不示弱。
  正在这时,与其同来的一人开口道,“南宫师弟,算了。何必跟一个驾风的人一般见识。传出去丢我们天堂寨的脸。走吧,吴师弟还等着我们给他送法宝呢”。
  “就是,不要误了大事。回头闲了再来收拾他”,有人圈道。
  那个叫南宫的人听了两人的话狠狠的瞪了轻云一眼,然后拿手点指着轻云道,“小子等着,早晚看我收拾你!”,说完跟刚才那几人一起向前飞去。
  “哼”,轻云心中也很不爽,“今晚必须去把那本人剑合一的法术秘籍偷来”。他暗下决心,然后继续向前飞去。等到快到地点的时候他落下地来,走到何止仙两个骗子身后,抬手一拍他们的肩膀,两个家伙竟然像鬼魅一般闪到他身后去了。
第四十八章 木鹿和旺财 (第1/2页)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TXT下载

搜索

站内

下载